遠距工作盛行,調查指出 97% 企業面臨多種行動裝置資安威脅

資安業者 Check Point 今日發布了「2021 年行動裝置安全報告」,針對企業級行動裝置的最新威脅進行分析。根據調查顯示,企業於疫情期間大幅採用遠距辦公模式,行動裝置的攻擊表面也急劇擴大,高達 97% 企業面臨多種攻擊手法的行動裝置威脅。Check Point預測, 2024 年將有 60% 員工轉向行動辦公的方式,因此保障行動裝置安全為所有企業的當務之急。

在此報告中,Check Point 提出五大重點。首先,目前所有企業皆面臨行動裝置威脅。2020 年幾乎每個企業都經歷了至少一次行動惡意軟體的攻擊,這些攻擊中有 93% 源於設備網路(Device Network),試圖誘騙使用者通過受感染的網站或網址安裝惡意有效負載(Malware Payload),或竊取使用者憑證。

其次,有近半企業受惡意手機 App 影響。在 2020 年,46% 企業中至少有一名員工於手機下載威脅企業網路及數據的惡意軟體。第三,全球有 40% 的行動裝置存在漏洞。Check Point 負責手機晶片漏洞的「阿基里斯」 研究團隊表示,由於晶片組本身的缺陷,全球至少有 40% 行動裝置存在固有的漏洞,需要立即採用修補程式。

第四是行動惡意軟體數量上升。Check Point 指出,銀行木馬活動增加了 15%,使用者的網路銀行憑證面臨被盜風險。攻擊者持續散播行動惡意軟體,包括遠端存取行動木馬程式(MRAT)、銀行木馬和 premium dialer 程式,這些惡意軟體時常隱藏在聲稱提供新冠肺炎相關資訊的 App 中。

最後,APT 團體以行動裝置為攻擊目標。行動裝置對各種 APT 團體來說都是一個誘人的攻擊目標,例如伊朗的 Rampant Kitten 就發起了複雜的針對性攻擊,監視使用者並竊取敏感資料。

Check Point 威脅防護副總裁 Neatsun Ziv 表示,回顧 2020 年,針對行動裝置的資安威脅不斷擴大,幾乎每個企業都遭受攻擊;未來預計會有更複雜的威脅出現,網路犯罪分子正不斷升級和調整攻擊手法,利用人們對手機日益加深的依賴性來行不法之事。企業需要一款行動安全解決方案來全面保護裝置,抵禦當今的進階網路威脅;使用者則應注意僅使用自官方應用程式商店下載的 App以降低風險。

(首圖來源:Check Point)

NCC 擬訂定有線電視界線,產學界批阻礙數位轉型

NCC 16 日舉行說明會,溝通有線電視認定 3 要件,不過與會學者與業界人士多認為,NCC 對新型態影音服務應該秉持開放態度,否則可能阻礙業界數位轉型與創新。

台灣大哥大旗下台固媒體向台灣固網租用網路,去年 9 月在花蓮經營台灣大寬頻「花蓮好好看」服務,這項影音服務引發外界關注是屬於有線電視或 OTT 服務。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今天召開「花蓮縣新型態影音服務的服務屬性及規管方式公開說明會」,提出有線電視認定 3 要件,希望釐清有線電視規管範圍,並蒐集外界意見。

不過,與會者幾乎一面倒認為 NCC 對於新型服務應該秉持開放態度,否則可能阻礙業界數位轉型與創新,有律師認為 3 要件可能違反法律比例原則,還有花蓮縣民眾到場質疑,不准台灣大這項新服務是否圖利特定廠商。

元智大學助理教授葉志良認為,看起來中華電信的 MOD 服務,也會符合這 3 個要件,並質疑要件不符合通訊傳播基本法中的中立及平等管理原則。

由於其中一項要件是網路架構綁定特定網路才能收看服務,台灣固網法規暨同業關係處副總經理李南玫澄清,台灣固網花蓮服務的視訊盒現在可以使用任何一家網路收看,包括當地洄瀾跟中華電信網路。

李南玫也提到,NCC 在 2019 年第 840 次委員會議中曾經通過中華電信 MOD 營業規章修正案,包括以開放平台方式經營,就不具備有線電視特性,當時目的就是希望帶動產業發展,質疑現在提出的 3 要件是走回頭路。

台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CBIT)祕書長彭淑芬則認為,有線電視訂戶數持續下滑,業者都積極數位轉型提出創新服務,建議新型服務不宜用舊的法規框架來解釋,會影響業者創新。並建議 NCC 檢討廣電三法、OTT 服務的規管落差,包括黨政軍條款以及市占三分之一的限制,應該儘早檢討、進行法規調適。

做為說明會主持人的 NCC 平台事業管理處處長王德維表示,今天不是在談 OTT 該怎麼管,也不是針對個案,只是希望釐清有線電視法的監理範圍,讓業界知道界線在哪,比較知道提供哪些服務不會觸法,這次希望採取最小必要性原則,3 個要件要同時滿足才會被視為有線電視。

NCC 提出的 3 項要件,包括專屬機上盒與單一有線網路業者進行綁定或促銷搭售;提供相當於有線廣播電視基本頻道數量的頻道組;透過專屬機上盒才能看提供的頻道服務。如果同時具備 3 條件就會被視為有線電視服務,需要事先申請才能經營。

(作者:蘇思云;首圖來源:Solomon203 [CC BY-SA])

比文字更能表達心聲,Emoji 表情引領的新風潮

當下的 Emoji 表情,堪稱回覆神器。不知道如何措辭的時候,Emoji 表情簡直是救命神丹,能開啟想要進行的對話,或是結束不想繼續的尬聊。

交友軟體 Clover 從平台 300 萬用戶數據分析,發現用 Emoji 表情發資訊會提高回覆機率,男性回覆率上升 8%,女性回覆率上升 5%。

Emoji 表情的超級好用,還在永遠跟緊時代步伐推陳出新。剛過去的 2 月,蘋果和微信 Emoji 表情雙雙更新,又將有新 Emoji 風潮。

蘋果 iOS 14.5 測試版更新 217 個 Emoji 表情,嘆氣臉、雲霧臉和暈眩臉對打工人日常的呈現,恐怕任何文字描述都無法超越。

▲ iOS 14.5測試版的新增表情。(Source:Emojipedia

▲ 微信舊版表情(圖左)和新版表情(圖右)對照圖。(Source:Emojipedia

▲ 微信舊版表情(圖左)和新版表情(圖右)對照圖。(Source:Sixth Tone

僅僅用表情符號定義 Emoji,未免小看了我們捧出來的這位實力巨星。接下來就用 3 個鮮為人知的身份,一起回顧 Emoji 表情的成長歷程,重新認識一下這位天天都見的「熟人」。

改變 80 後寶媽人生的寶藏

如今升級成寶媽的 80 後設計師安吉拉‧古茲曼(Angel Guzman),將時間回推到 2008 年,她還是美國羅德島設計學院的平面設計研究生,剛剛得到一份實習機會。

然而這份實習改變了她之後的人生。當時她在蘋果實習,接到的第一份工作是設計 Emoji 表情,一戰成名的她,成為了蘋果第一代 Emoji 表情的三位設計師之一。

▲ 設計師安吉拉‧古茲曼。(Angel Guzman)

另外兩位設計師經驗都很豐富,分別是她實習時期的導師雷蒙德‧塞普爾維達(Raymond Sepulveda)和 Yap Studios 現在的創意總監 Ollie Wagner。

將便便表情換了顏色後用作冰淇淋上端,正是雷蒙德的得意之作。

▲短片《An Emoji Story》。(Source:CNBC

▲ 安吉拉‧古茲曼(Angel Guzman)和雷蒙德‧塞普爾維達(Raymond Sepulveda)。

剛接到設計任務的安吉拉一頭霧水,在被同事問及「你知道什麼是 Emoji」時,她只能回了個「不」字。

在雷蒙德的指導下,安吉拉學著用蘋果的風格去做「圖標設計」。戒指是安吉拉創作的第一個 Emoji 表情,用了將近 3 天時間,光是渲染金屬環就花了 1 天時間。

之後她從每天畫一個 Emoji 表情,逐漸加快到每天兩三個,甚至更多。穿著紅裙子的跳舞女郎表情,成為安吉拉實習後期的大難題,裙子的皺褶把她折磨得快要崩潰,最後多虧雷德蒙出手才順利擺平。

現在被擴展出很多種顏色樣式的愛心表情,是安吉拉最滿意的作品之一。

▲ 短片《An Emoji Story》。(Source:CNBC

在那一年的 11 月 21 日,近 500 個Emoji 表情在日本的 iPhone OS 2.2 版本中推出。一年後她成為了蘋果正式員工,繼續創作了很多至今經典的 Emoji 表情。

▲ 蘋果第一代 Emoji 表情。(Source:Emojipedia

2011 年,蘋果在推出 iOS 5.0 時,正式將 Emoji 表情推廣全球用戶。Emoji 表情也非常爭氣,在2015 年打敗所有語言文字,憑著笑哭這款表情成為牛津詞典的「年度最佳詞彙」。

直至後來安吉拉才意識到,Emoji 表情可不是生活中常見的那些圖標,比如廁所入口的男女士圖標,而是一門風靡全世界的現代語言。

Emoji 表情真正的精髓在於三個方面──交流、分享和互動。Emoji 表情的視覺性特點,甚至可以讓不同語言的人們直接交流。

▲ 編輯 Stephen Cognetta 與朋友嘗試只用 Emoji 表情交流。(Source:Hackernoon

母語為西班牙語的安吉拉,在英語國家上學和工作,成長過程中飽受語言困境。終於練就一口流利的英語後,她還成為媽媽的「Google 翻譯」。在設計出 Emoji 表情後,她發現媽媽的困境也瞬間解除。

2019 年安吉拉創立了 Tijiko 科技公司,提供個人定制輔導服務,繼續在交流這件事上展開更深入的探索。Tijiko 的 LOGO 非常簡單,反倒是這些 Emoji 風格的卡通人物,成為 Tijiko 接軌時代的「新型 LOGO」。

▲ Tijiko 網站。

日本電信公司的招財貓

Emoji 表情可能是日本歷史上出口量最多的商品之一。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作者Vyvyan Evans

為什麼蘋果要先為日本用戶設計 Emoji 表情呢?Emoji 這個聽起來很日語的名稱,隱約透露了答案。

Emoji 表情最早出現在日本,源自日語中的「繪文字」(e 對應「繪」,是圖片的意思;mo 對應「文」;ji 對應「字」,即「字符」),前身是用字符和標點符號組成的「顏文字」。

▲ 日本手機的繪文字(圖左)和顏文字(圖右)。(Source:Emojipedia

網路上的大量文章錯誤地將第一個 Emoji 表情的設計師,指向栗田穰崇。就連設計師本人也在 2019 年初發 Twitter 來澄清事實:「日本在行動裝置中首次使用 Emoji 表情的是呼叫器,而不是 DoCoNo 的手機,我認為最早出現在 J-PHONE DP-211SW 上。 」

後來改名為 SoftBank 的 J-PHONE,在 1997 年 11 月 1 日推出含有 90 個 Emoji 表情的 DP-211SW。偏偏這款呼叫器銷售慘淡,只有極少數人用上了這套 Emoji 表情。

▲ 最早使用 Emoji 的 DP-211SW。(Source:Emojipedia

即使栗田穰崇不是 Emoji 表情的首創,他依舊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設計師。

▲ 栗田穰崇在 MOMA 舉辦的 Emoji表情展覽現場。(Source:Tarracogest

1990 年代後期,他任職於日本電信公司 NTT Docomo。NTT Docomo 在 1995 年憑著在呼叫器中添加愛心符號,贏得了高中生以及年輕人的青睞,市占率高達 40%,成為行業的龍頭老大。

為了迎合更商業正式的需求,NTT Docomo 在新版本中取消了愛心符號,年輕人紛紛轉向其他電信公司,NTT Docomo 元氣大傷。

▲ NTT Docomo 的呼叫器。(Source:Medium

目睹如此轉變的栗田穰崇,當時是公司新成立的網路服務專案組 i-mode 的一員,經濟學專業出身的他,還稱不上是一名設計師。偏偏是這樣一位外行人,最先瞄到 Emoji 表情的商業價值。

面對 Windows 95 剛剛發布、呼叫器快速普及、Email 蓬勃發展的時代背景,栗田穰崇敏銳地意識到日本人將難以適應新的溝通方式──在日語的傳統文化中,人們習慣用冗長的表述去表達敬意,而電子郵件以及行動裝置對字數的限制,將導致很多誤解與溝通不順。

▲ 日本 Email 內容(圖左)和新加坡 Email 內容(圖右)。(Source:Mutaz

那時我們覺得,如果能有像 Emoji 表情之類的東西,那就可以讓人在打字溝通時,達到接近面對面交流的效果。我們已經有了愛心符號的經驗,因此這是可以實現的。

──栗田穰崇

栗田穰崇向夏普、松下和富士通等大製造商展示了 Emoji 表情提案,希望得到他們在設計上的協助,卻被冷淡回應:「請您自己來設計出它們。」

栗田穰崇並沒有因此放棄,而是拿起紙和鉛筆親自創作,還召集團隊一起實現。

▲ 栗田穰崇的設計手稿。(Source:CNN

當時的技術條件下,設計 Emoji 表情的難度係數極高──只能在 12×12 的 144 個小格子,透過選擇填色哪幾個格子,做出含義覆蓋人物、地點、情感和概念的 Emoji 表情。

▲ 栗田穰崇設計的愛心 Emoji。(Source:CNN

我不喜歡它,因為網格中的空格數量不是一個奇數,而且無法找到一個中心點,這使得設計 Emoji 表情變得非常吃力。

──栗田穰崇

為了找尋靈感,栗田轉向童年沉迷的象形圖和漫畫,想盡辦法將意義無限大的 Emoji 表情擠進畫質很渣的畫素格子。僅 5 週栗田就完成這份讓標準手冊創始人 Jesse Reed 都認為不可思議的工作。

1999 年 2 月,i-mode 攜著整套 Emoji 表情亮相,受到熱烈歡迎。Emoji 表情成為 NTT Docomo 東山再起的重量級武器,短短兩年內就有超過 2 千萬用戶使用 Emoji 表情。

▲ 由栗田穰崇設計的第一套 Emoji 表情。(Source:CNN

競爭對手 SoftBank 和 AU KDDI 也先後加入製作 Emoji 表情的大隊伍,雖然這沒有獲得同樣程度的反響,卻助長了 Emoji 表情在日本迅速流行起來。

其中 SoftBank 與蘋果有不一樣的關係──SoftBank 是當時日本支持 iPhone 3G 的唯一營運商,這使 Emoji 表情需要兼容,因此可看到蘋果早期 Emoji 有 SoftBank 的影子。

▲ SoftBank 和蘋果 Emoji 表情的對照圖。(Source:Emojipedia

Emoji 表情可以稱得上是日本,乃至全世界進入手機通訊時代的剛需。當我們透過文字訊息溝通,面對面溝通中的表情、口吻、語境唯有借助 Emoji 表情來傳達。

沒有 Emoji 表情的郵件和文字訊息,似乎在向我們大喊大叫。加入細微變化的 Emoji 表情,可以讓我們在 21 世紀中更好地表達個人情感。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作者 Vyvyan Evans

新潮人設的必備法寶

Emoji 表情也並非獨生子女,兄弟姊妹可不少,比如明星名人表情──頂尖網紅金‧卡戴珊為原型的 Kimoji、90 後歌手賈斯汀的 Justmoji 以及金正恩的 Kimunji。

▲ 以金‧卡戴珊和金正恩為原型的表情。(Source:Wired

然而兄弟姊妹前仆後繼成為過氣選手,唯有 Emoji 表情依然站在潮流前端。這得益於 Unicode 為 Emoji 表情設下的層層關卡。每一位面世的 Emoji 表情都經歷了層層闖關,才能在我們的介面中占有一席之地。

Unicode 是視覺字體的國際標準,來自主流科技公司的代表組成委員會,負責審查 Emoji 表情的每個新提案。提案透過後,各平台將融入自己的風格推出名單的 Emoji 表情。

Unicode 對 Emoji 的審核標準主要有以下 4 點:

  1. 兼容性:能否適用於主流系統,如 Snapchat 和 Twitter;
  2. 預期使用水平:使用頻率高、多種用法、可以與文字一起使用、開創新局面;
  3. 獨特性:足夠清晰地在視覺上完成對具體事物的描述;
  4. 完整性:是否填補了現有 Emoji 表情世界的一處空白。

曾經有 21,000 人在一份呼籲「加入紅發表情」的請願上簽名,最終得到官方透過。Emoji 表情最近的版本更新,也讓跨膚色、跨性別的伴侶有了他們 / 她們的專屬標識。

▲ iOS 14.5測試版的新增表情。(Source:Emojipedia

但即便是如此通用的語言,在新的時代依然有新的玩法。

歷年霸占「最常使用的 Emoji」之位的😂 笑哭表情,作用與含義非常豐富──緩和氣氛用它,表示尷尬用它,不知道回覆什麼的時候也用它。

▲ Twitter 最常使用 Emoji 排行榜。(Source:Emojipedia

如此受歡迎的它,卻被 Z 世代(1997 年以後出生的年輕人)加上「中老年表情」標籤。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在 2021 年報告指出,不少年輕人認為這個表情一點也不酷,決定用哭泣和骷顱頭表情替代。

(Source:Emojipedia

帶有兩行眼淚的大哭表情在這群年輕人看來,可以讓情緒表達得更加真實。骷顱頭表情的用法被解釋為「死於笑聲」或「我因過度大笑而死」。

Tik Tok 最近出現的如同「天書」的留言,成為時下網民彼此都懂的暗語。

寫字表情替代了單詞之間的空格,來暗藏深意:「我看了這段影像,這是我對自己學到的東西的有趣或者認真的看法」。想為情緒加碼時,寫字表情可換成拍手或喇叭。

▲ Tik Tok 評論區。(Source:Emojipedia

用不一樣的方式活用 Emoji 表情,還成為標新立異的方式。設計師 Ken Hale 將《愛麗絲夢遊仙境》等經典文學翻譯成 Emoji 表情。在 Twitter 還有「Emoji 混搭表情機器人」帳號,用現有的 Emoji 表情混搭出全新的表情作品。

▲「Emoji 混搭表情機器人」作品。

Emoji 表情的故事還將繼續,視覺符號的藍海仍在拓展。誰也無法猜想到,設計師 Harvey Ross Ball 在 1963 年花 10 分鐘時間畫出的「小黃臉」,可以成為今天突破文化差異的新潮語言。

▲「小黃臉」表達的消極情緒和積極情緒。(Source:Emojipedia

跨越了半個世紀的「小黃臉」,是最懂得跟時間打交道的頭號選手,它的抗衰老終極配方,設計師安吉拉用一句話揭曉:「設計 Emoji 表情時,趨勢會發揮作用。但更重要的是,不要添加過多裝飾,這些裝飾經不起時間考驗。」

誰說上了年紀就不能新潮,一起活用 Emoji 的變潮妙招吧!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

延伸閱讀:

老司機帶路一窺「樓鳳」祕辛!警察這篇論文紅遍全台,為何籲性產業應合法化?

警員張榮哲因一篇外國人來台從事性交易的碩士論文,意外成為鎂光燈焦點。如今他將論文改為專書出版,希望為讀者建立正確認知,思考如何讓這項千年產業更合人性。

「台灣前 4 名的西門區、中山區、三重區、板橋區,此 4 個地區小姐總和占旅遊樓鳳人數的81%……,而且西門區點位成長幅度最大、三重區次之⋯⋯。」碩士論文中的一段文字,讓新北市三峽分局警員張榮哲,成為網路鄉民口中所稱的「老司機」。

2020 年 7 月,高雄市議員李眉蓁的論文抄襲風波甚囂塵上,國家圖書館的台灣博碩士論文知識加值系統,瞬間湧入大量鄉民搜尋,張榮哲的碩士論文《大台北地區旅遊樓鳳新興性產業分析》意外竄紅,自 2020 年 3 月至 2021 年 3 月間有超過 3,500 人下載,排名第 1;點閱數僅次於藝人徐若瑄的碩士論文。

這篇論文的熱門程度,也吸引了出版投資、理財書籍為主的大是文化,與張榮哲達成出版協議,短短半年內就將論文改寫成《樓鳳,性淘金產業大揭密》一書。這本預計 3 月上架的「產業調查」未演先轟動,預購數已擠進網路書店博客來的中文書籍前 10 名。

誰賺走皮肉錢 剖析產業鏈

「一群中年男人聊天,最常講的就是性和女人。」今年 36 歲、警專畢業後投身警界的張榮哲,雖然生活單純,但平時就曾聽聞地方人士「養小姐」(介紹外籍性工作者來台賺錢),派出所裡也三天兩頭遇上遭查緝的「小姐」或「馬伕」,非法性產業在他眼中,就是個你我皆知,卻視而不見的公開祕密。

張榮哲因公務見過上百位不同「職務」的性工作者,發現他們多半是因缺乏一技之長、為滿足經濟需求才投身性產業。這群被裁罰的「不法之徒」,通常身處產業末端、賺取為數不多的「皮肉錢」;獲得較大利益的上游掮客、雞頭與機房,卻甚少被破獲。

「我做完筆錄就可以結案,他們從派出所走出去,為了繳罰鍰,還是要重操舊業。所以我想剖析性產業結構,理解性工作者的工作狀況。」就讀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的張榮哲,2017 年構思畢業論文時,決定以性產業為題。

在研究發想初期,張榮哲從最傳統的私娼寮、豆乾厝,到近代的理容店、按摩院與酒店,他都有涉獵,但他發現,時下最流行的是外國人申辦旅遊簽證來台,承租短期套房,再以通訊軟體攬客的「旅遊樓鳳」。這類交易隱密性高、稽查不易,台灣至今從未完整破獲,也未有系統性研究,因此他決定將研究聚焦於此

然而,旅遊樓鳳是一條由全球工作者、在地雞頭與位於海外的電腦機房所組成的跨國產業鏈,就連辦案人員有時都不得其門而入。不論是研究或是工作,張榮哲都為此苦惱。

直到有一回,一位假釋出獄的更生人依法定期回到分局報到,張榮哲一聊之下才得知對方是「雞頭」,閒聊中了解「旅遊樓鳳」的運作機制,才得以補上性產業研究的最後一片拼圖,這位更生人甚至成為他的第一位受訪者。

為了解旅遊樓鳳的「經濟行為」,張榮哲訪談對象以嫖客以及曾任掮客、雞頭和機房人員為主,並加入雙北地區各種仲介賣淫的 LINE 群組。長達半年期間,他每天不間斷地花 2 小時瀏覽約 500 幅「商品照」,蒐集地區、國籍與服務內容等資料,並理解各種「專業術語」,就連出國都還借用飯店大廳網路下載照片。

由於手機、電腦全是性感火辣的照片與腥羶色標語,張榮哲還曾被不知情的親友斥為「變態狂」;其指導老師黃蘭瑛稱讚,過去研究性產業的學者多半是從「從娼者」的角度出發,張榮哲的研究貢獻即是以整個產業鏈觀點拼湊出性交易的圖像。

賣淫罰不勝罰 呼籲合法化

穿上警員制服時,取締性產業依舊是張榮哲的重要業務,潛水在機房群組中,當他看到轄區內的樓鳳資訊,仍會呈報上級,但在深入研究產業後,他秉持一個信念:「不能只將嫖客和娼妓當作業績,『小姐』只是性產業的一環,目標應鎖定在『媒介色情產業的人』,他們從中獲取利益,卻背負最少的風險。」因此,每當取締娼嫖之後,他從不輕易放手,總會特別申請查詢通聯紀錄,企圖追查上游「雞頭」。

(作者:李佳穎;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今周刊》;首圖來源:pixabay

愛用表情符號「😂」?抱歉,你已經是 Z 世代眼中的老人

在 Z 世代眼中,凡是還在用「😂」的人,就是他們眼中的「老人」。

TikTok 的世代大戰

過去幾週,TikTok 爆發了世代大戰,千禧世代和 Z 世代(註)為了各自衣著、髮型喜好吵得不可開交,尤其是表情符號用法,更成為人們爭執不下的主戰場。因為在 Z 世代眼中,千禧世代愛用的😂(Face with Tears of Joy,含淚大笑)已成為過時象徵(註:這裡的千禧世代指的是出生於 1981~1996,1997 年後出生的則屬 Z 世代)。

😂過時了?

究竟為何「😂」成為過時象徵,千禧世代完全摸不著頭緒。一名使用者就在一支 TikTok 影片下問道:「😂哪裡不好?」另一名使用者直截了當告訴他:「它退流行了。」

另一名自稱 15 歲的使用者則留言,告訴困惑的千禧世代使用者:「身為 15 歲的年輕人,我建議你應該繼續使用😂,因為我們肯定不會用。」

為什麼不用😂了?

但為何 Z 世代的人們突然對😂這麼感冒,甚至幾乎到不屑一顧的程度?今年 21 歲的穆罕默德(Walid Mohammed)表示:「所有表情符號我都會用,就是不用😂。」

「我已經好一陣子不用😂了,因為我看到老一輩的人像我媽、哥哥姊姊,基本上就是年紀比我大的人在用。」

▲ 如今看到滿滿的 Emoji 鍵盤,千禧世代或許會困惑發現,Z 世代的 Emoji 用法與他們大相逕庭,完全不是表情符號一眼看過去的意思。(Source:Unsplash

被自己的成功害慘

「😂是被自己的成功給害了。」網路語言學家兼《因為這是網路:認識語言的新規則》(Because Internet: Understanding the New Rules of Language,暫譯)一書的作者麥卡洛克(Gretchen McCulloch)說。根據表情符號百科的說法,😂是 2020 年 Twitter 網友最愛使用的表情符號;2017 年,蘋果調查顯示,😂是當年全美最受歡迎的表情符號。

麥卡洛克解釋:「如果你多年來都在網路用同一種方式表達自己笑了,人們就會感覺越來越沒誠意……隨著人們越來越常使用😂,😂背後的誇張感就會不斷消磨掉。」

不用😂,改用😭

拋棄😂以後,如今 Z 世代改用💀(Skull,頭骨)、😭(Loudly Crying Face,大哭)展現自己的喜悅,背後意思大概和「我快笑死了」差不多;也有人拋棄表情符號,直接使用 LOL(Laugh Out Loud,大笑)、LAMO(Laugh My Ass Off,笑到我屁股掉下來)等表達螢幕後的自己正在大笑。

▲ Twitter 每則貼文字數不得超過 140 字的規定下,許多表情符號的新用法也從中誕生。(Source:Unsplash

不同人用法也不同

對部分千禧世代的人來說,新的表情符號使用規則往往會令他們不大習慣,這其實很正常,因為表情符號就像口語字詞,在不同人群會演變出各自的使用方法。而對 Z 世代來說,比起直白使用表情符號代表的意義,反而會賦予表情符號一系列全新意義,創造出與千禧世代不同的使用方法。

《表情符號革命》(The Emoji Revolution,暫譯)一書作者斯爾吉安特(Philip Seargeant)指出:「(表情符號意義的轉變過程)通常從一小群體開始,逐漸被其他群體使用、擴大使用族群。如果主流媒體或擁有眾多追蹤者的人跟著採用,就會讓新用法傳播得更快更遠。」

Twitter 加速表情符號演變

網路媒體《VICE》負責撰寫網路專題文章的編輯布羅德里克(Ryan Broderick)看來,Twitter 出現加速表情符號意義變化的過程,因 Twitter 規定每則貼文的字數不能超過 140 字,使網友不斷發明新溝通方式,自然也就加速表情符號演變。

布羅德里克認為,社群媒體就像聚集許多作者的房間,或某個讓思想彼此碰撞的地方,他說:「人們會將表情符號用在各樣地方,最受歡迎的用法就會成為通用用法。」

如何爆紅?又是如何退燒?

深諳語言變化的加拿大西門菲莎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的語言學家塔波達(Maite Taboada)指出,某字詞如何爆紅、退燒,已成為今日社會語言學最重要的研究主題之一,同樣道理也適用表情符號。

她說:「我認為同樣的問題也適用於表情符號,明顯是社群潮流,變化過程與時尚、人們對音樂的喜好十分相似。」

▲ 不想拋棄😂又怕被嫌老?表情符號百科的創辦人伯格認為,這些人在用 TikTok 的時候還是按按愛心就好。(Source:Unsplash

表情符號百科創辦人怎麼說?

對那些 TikTok 捨不得拋棄😂卻又不想顯得老氣的人,表情符號百科(Emojipedia)創辦人伯格(Jeremy Burge)建議可以考慮用「😆」(Grinning Squinting Face,咧嘴笑臉)取而代之;或是乾脆別用表情符號,改留下一則幽默、令人發笑的留言;再不然就別留言了,按個愛心就好。

「老頭,這裡可是 TikTok,不是 Facebook。」伯格說。

(本文由 地球圖輯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Emoji One,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樂天國際銀行在台開業逾 1 個月,30~50 歲客戶居多、男性比例較高

為了維護純網銀系統,並考量營運方面的安全與穩定,樂天國際銀行未在純網銀開業第一天就對外大肆宣傳。然而經過 1 個月後,樂天國際銀行已有初步發展,並為消費者加碼帶來信貸、定存的優惠。

國票金控董事長魏啟林首度透露,因國票金體系底下未有銀行,他在 2016 年拜會當時的金管會主委李瑞倉尋求機會,李瑞倉建議國票金可找網路科技經驗豐富的合作夥伴,往網路銀行發展。國票金找了許多國內科技業者,但認為從「科技」走到「金融」仍有一定的困難度;另一方面,國票金則往海外尋找合作夥伴。

國票金在 2017 年 4 月即與純網銀日本樂天銀行秘密接觸,並在隔年 8 月初宣布重訊,雙方願意共同在台發展純網銀服務。到了 2019 年 2 月 14 日,3 家純網銀業者同時向金管會提出執照申請,最終全數通過;其中樂天國際銀行率先取得營業執照,並在 2021 年 1 月 19 日正式開業 。

日本樂天銀行成立逾 20 年,客戶數破千萬

樂天銀行(Rakuten Bank)是日本第一家純網銀,與一般商業銀行提供的服務無異,甚至能夠透過純網銀服務購買彩券,成為該公司一大熱門商品;經營 20 多年來營運績效佳,而且未曾違規而遭日本政府罰款。以會員制度為中心發展而成的樂天生態圈,於日本當地已有很大的規模,所以樂天銀行在當地推廣有很大的基礎優勢。

樂天銀行在去年是成立 20 週年,到了今年 1 月份正式突破 1,000 萬客戶,尤其 900 萬增加至 1,000 萬只花了 7 個月的時間。

在台發展純網銀的樂天國際銀行,就引進樂天銀行的資安系統、商業模式等。純網銀做了許多不同於一般商業銀行的服務模式,客戶不一定能親眼所見,背後卻大大提升金融服務以及純網銀營運的能力。

不過,樂天在台生態圈相較日本小,包括樂天市場、樂天信用卡、樂天 Kobo 電子書以及職棒樂天桃猿隊,仍在發展階段;但隨著樂天國際銀行的加入,並瞄準其他台灣業者,能有更多合作機會。

樂天國際銀行客戶集中 30~50 歲、男性較女性多

樂天國際銀行總經理佐伯和彥透露,目前男性在樂天國際銀行開戶比例比預期高,推測可能是男性比較願意嘗試新服務,但女性也有一定比例。

而從年齡層分布來看,目前樂天國際銀行的客戶分布在 30~50 歲居多,與日本情況相似;其中 30~39 與 40~49 歲世代的開戶比例較高,50 歲之後也將逐漸增加。我國法令規定是 20 歲以上才能在純網銀開戶,未來樂天國際銀行計劃針對 20~29 歲的年輕世代推出電商支付等產品,以吸引這個年齡層的消費者。

樂天國際銀行在提供信貸產品時,不是以年齡為基準,而是評估申貸人的整體條件來撥貸;而針對在金融聯合徵信中心沒有紀錄的「信用小白」族群,樂天國際銀行則用慎重態度一人一人地進行評分、核貸。

面對近期假冒金融機構的釣魚網址到處流竄,佐伯和彥分析常見的有洗錢、網路攻擊等金融犯罪類型,在樂天國際銀行皆有專門的負責人來應對;網路攻擊多是全球共同防禦,這時日本的防範經驗就能運用在台灣的純網銀上,並與其他銀行業者通力合作打擊金融犯罪。

目前樂天國際銀行共有 130 多名台、日籍員工,沒有實體分行的設立,也沒有龐大的人事負擔,省下的成本將能回饋給客戶。許多純網銀業務是以較少的人力維持運作,這是因為逐步引進自動化系統;然而有些業務項目仍需要人力確認,無論台日兩地純網銀皆由專人確實執行。而系統部門是樂天國際銀行的珍貴資產,也將持續招募人才。

樂天國際銀行董事長簡明仁則表示,短期雖無法看見對樂天國際銀行的投資如何為國票金帶來貢獻,但由於國票金體系底下並無銀行,他強調實質效益會比財務效益更為重要。他也祝福另 2 家純網銀 LINE Bank、將來銀行,期望大家一起協力合作、拓展純網銀市場。

(首圖由左至右為樂天國際銀行董事長簡明仁、總經理佐伯和彥;圖片來源:科技新報)

延伸閱讀:

30 歐洲民權團體發起連署,要求禁止生物辨識監控

鑒於歐洲聯盟(EU)預計今年制定人工智慧(AI)相關法律,約 30 個公民和數位權團體今天發起聯合請願活動,盼爭取百萬歐洲人連署,以施壓歐盟禁止大規模生物辨識監控。

路透社報導,臉部辨識等生物特徵監視工具,已引發外界擔憂個人隱私和一些基本權利可能受到損害,以及高壓政權可能利用這些工具侵犯人權。

歐盟行政當局計劃今年首季提出人工智慧相關立法,範圍預料涵蓋醫療、能源、交通和若干公部門等高風險領域。

歐洲公民自由聯盟(Civil Liberties Union for Europe)、歐洲數位權(European Digital Rights)、國際隱私權組織(Privacy International)和其他近 30 個團體,組成名為「拿回你的臉」(Reclaim Your Face)的聯盟,對於透過監視攝影機和臉部辨識技術收集到的生物特徵資料可能帶來的危險,提出警告。

這群團體的目標是收集 100 萬名歐洲公民連署,好讓他們能夠直接參與立法過程。他們還說,已在歐洲各地收集到證據,證明民眾的生物辨識資料遭到廣泛且系統性濫用。

歐洲公民自由聯盟高級倡導員瑞赫(Orsolya Reich)聲明說:「這攸關每個人對自身未來的掌控。從人工智慧如何被用來為我們的事務做決定,我們已見到這件事正在發生。」她還表示:「大規模的生物辨識監視,只會讓更多人的資料進入這些系統,並且讓這類行為變得更普遍且傷害更大。」

設於維也納的歐盟轄下權利監督機關「歐洲聯盟基本權利機構」(EU Agency for Fundamental Rights)去年已警告,將人工智慧運用在預測性警務(predictive policing)、醫療診斷和定向廣告等事務,可能帶來風險。

(譯者:張正芊;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猜歌、猜劇歡樂氣氛不減! KKBOX 如何靈活運用日常數位工具打造線上尾牙秀?

疫情的變化不定,使得許多公司行號紛紛取消實體尾牙,轉為線上形式進行或以其他方式代替。旗下擁有線上影音 KKTV、展演活動 KKLIVE、串流技術 KKStream、文創投資 theFARM 等多個事業體的 KKBOX 集團,日前熱鬧舉行線上尾牙,不僅獎金加碼不縮水,也運用攝影機、導播機以及員工平時工作就會用到的 Microsoft Teams、Slack 兩大數位工具,讓這場線上尾牙順利進行。

這一年受到疫情影響,多人聚集在一起的活動舉行更加艱難,不僅要符合防疫措施、儘可能保持社交距離,籌備過程與活動內容也被迫大幅調整。

從串流音樂起家的 KKBOX 集團,往年都在飯店舉辦尾牙,抽獎、加碼獎金當然少不了,更有經典的「猜歌」比賽,透過播放歌曲的前幾秒鐘來讓現場同仁一起搶答猜歌名,猜中可獲獎金或獎品。而面對今年的尾牙活動,KKBOX 內部決議改為線上形式,而且目標要讓尾牙流程不變、熱鬧氣氛不減、獎金加碼不縮水,以慰勞全亞洲近 600 名員工們一整年的辛勞付出。

為了這場線上尾牙,KKBOX 內部籌備了 3 個月,不僅有各部門員工所組成的福委會,且有行政、IT 人員加入籌備小組,多達 40 人一同打造這場線上尾牙秀;運用攝影機、導播機以及節目製播技術,並結合員工平時工作就會用到的 Microsoft Teams、Slack 兩大數位工具,最終讓這場線上尾牙順利進行。

在尾牙當天下午,KKBOX 就為員工提供豪華下午茶,並讓大家提早下班回家,在家等待線上尾牙的到來。而在台北總公司,籌備小組已為當晚的節目準備好豪華獎項、抽獎道具以及猜謎題目,並照慣例由 KKBOX 集團財務長王獻堂擔任尾牙主持人。

考量不讓串流畫面延遲數秒才來到行動裝置上,這次 LIVE 直播的線上尾牙節目藉由導播機整合音訊與字卡,並將訊號傳送至 Microsoft Teams 的群組視訊中,讓每位員工在家都能遠端同步、無延遲地進行尾牙,抽到獎的員工也能第一時間感受中獎氣氛。

另一方面,直播現場仍採紙本的抽籤方式,由 KKBOX 音樂事業群總經理黃嘉宏、KKStream 事業群總經理蔡怡仁以及王獻堂等高層主管來抽出。現場工作人員會將中獎的員工名條即時拍照,上傳至大家平時使用的 Slack;看到同事中獎後,其他人也會興奮地標記(tag)中獎同事前來照片底下留言領獎;若是規定時限內沒有留言領獎的話,這個獎項就會釋出再抽給其他同事。而 KKBOX 不考慮以程式抽獎的方式,不僅擔心設計程式會有公平疑慮,紙本抽籤的動作也能讓主持人掌握活動節奏,符合讓尾牙流程不變的初衷。

有趣的是,今年的線上尾牙不僅保有「猜歌」傳統,還新加入「猜劇」比賽。籌備小組從 KKTV 所有節目中精心挑選,題庫涵蓋日劇、韓劇、港劇以及動漫作品,運用戲劇畫面、經典台詞以及場景片段,來讓員工們線上搶答,創造更多互動趣味。

(圖片來源:KKBOX)

新世代物流顛覆冰冷倉庫,科技打造台版亞馬遜 AWS

22 公里的路程,從台北市開車 30 分鐘,來到瑞芳山城,偌大的貨櫃集散場映入眼簾,誰也沒想到,原本該是另一座貨櫃集散場的坡地,竟成了海內外品牌電商打天下的物流秘密基地。

走進永聯物流開發公司瑞芳園區訪客中心,看到工業風的樓梯與辦公桌,很難把這座看似美術館的新穎大樓,跟物流倉庫聯想在一起。採訪這天,永聯物流開發執行長張建泰正在訪客中心1樓大講堂,用流利的英文向造訪園區的 40 位外籍學生介紹各項設施,期待能顛覆他們對物流業的刻板印象。

「這個產業之前就是不 sexy(性感),所以大錢不進來」,張建泰說,很多人對物流業的想像還停留在蓋倉庫、擺貨物,但他 6 年前就看到「物流地產」前景大好,陸續整合各項技術與設備,每年至少蓋一棟倉儲,至今已興建 11 棟,光瑞芳就有 7 棟;另有建造中的 3 棟位於今年將啟用的全台最大冷鏈物流園區。

傳統倉庫高度大約 10 到 13 公尺,永聯自動化倉儲最低只要 3 公尺。未來導入更大型的自動化設備和機器人,新倉庫高度將上看 40 公尺。張建泰形容,就像 15 年前傳統手機變成智慧型手機,他要把倉庫變得更智慧、更聰明,每棟投資金額可能上看 70 億至 80 億元,背後的設備、系統、建物都由永聯一手包辦。

6 成紅酒進口商靠它,打造品牌幫客戶創造記憶點

2014 年成立的永聯仍算是新創公司,在台北、大園、楊梅、台中共有 5 座物流園區,管理超過 50 萬平方公尺的倉庫,還有超過 28 萬平方公尺的倉庫正在建造中。投資總額累計已達新台幣238億元,單單瑞芳園區就投資超過百億元。

看準未來需求,永聯從 2017 年啟用自動化倉儲解決方案,2018 年開始整合智慧機器人,2020 年發展「基礎設施即服務」解決方案,運用規模經濟與科技,提升傳統物流不動產基礎設施,包括全台物流、運動用品量販店迪卡儂、服飾品牌 H&M 和全台 6 成紅酒進口商,都是永聯的重要客戶。

曾有人質疑,物流業為何需要打品牌?張建泰笑說,這是為了跟客戶有更好的溝通,就像亞馬遜雲端運算服務(AWS)一樣,永聯有了自己品牌「物流共和國」,會更容易被記住。公司內部甚至還製作一本文化書,寫上每位員工姓名和一小段簡介,幫客戶更快認識永聯團隊,信賴感自然跟著提高。

倉庫自動化 App,一手掌握訂單出貨資訊

早期永聯與外部設計師合作蓋倉庫,隨著自動化設備導入,更注重設備與建物的連結,現在永聯已有能力自行設計倉庫。

「它變成一個很大的產品。從這個角度想,它就不是建築物了」。張建泰說,以後客戶不需要用坪數計算租金,而是用處理的貨量計價,類似 AWS 的概念。

以 2019 年完工的電商專倉為例,永聯耗資數億元引進 108 台無人搬運車(AGV)及自動材積量測儀、開箱機、輸送帶等設備,搭配演算法,每天可處理約 6000 到 8000 張訂單;雙 11 當天處理訂單數拉高到 1.5 萬至 2 萬張,從用戶下單到商品送達出貨碼頭只要 12 分鐘。全部流程只剩撿貨和包裝需要人力,其他都已經自動化。

瑞芳園區的紅酒專倉也導入自動倉儲系統,除了將倉儲溫度控制在攝氏 20 度正負 2 度,更能夠以箱或瓶為單位處理取貨及出貨,無論量販店整箱下單,或消費者在電商平台購買單瓶紅酒,永聯都已做好準備。

張建泰提到,自動化帶來的另一個好處是資訊化,倉庫內每個流程的相關數據都能即時呈現在資訊平台上。去年 12 月永聯推出業界第一個倉庫管理 App,是張建泰口中的「秘密武器」,可以即時統計每天出貨件數、提供即時訂單處理進度,還能隨時掌握出貨排行、查詢訂單出貨狀況。

今年夏天冷鏈倉庫啟用,全家超商也是客戶

永聯瑞芳園區正在興建冷鏈倉,雖然今年 6 月或 7 月才要啟用,卻早已被客戶包下 95% 容量,包括全家便利商店關係企業全台物流。冷鏈倉完工後,瑞芳園區也將飽和,但永聯並未停下腳步,持續在其他縣市拓點,其中楊梅將是重點區域。

張建泰說,6 年前他就在思考物流業該如何升級,不只是做出差異化,第一步是從視覺上改變感受,再把內容做得更好。然而要扭轉外界對物流業的印象,仍需要時間,永聯打造新型態的物流,提前布局未來 3 到 5 年需求,也不排除可能跨入資本市場。

永聯成功的秘訣,並不是引進最新技術,張建泰認為關鍵字是「整合」兩個字。他說,「我們在整合產業沒有被整合過的機制,很多機器老早在台灣製造業都有,只是沒有人把它放在物流業上。」

不過,張建泰坦言,永聯在台灣還有一段路要走,可以做得更好,往後台灣的寶貴經驗可以輸出東南亞等海外市場,讓永聯真正在國際揚眉吐氣。
(作者:吳家豪;首圖來源:)

馬斯克投顧再度開張?1 個 hashtag 讓比特幣報價盤中大飆 1 成

特斯拉(Tesla)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的號召力顯然可以讓他再成立一家公司—馬斯克投顧。繼貼出一則狗狗圖像讓狗狗幣報價一夕之間爆噴 500% 後,馬斯克在 Twitter 上又有新動作,他在自己帳戶簡介上加入了「#bitcoin(比特幣)」,光是這個舉動,就讓比特幣盤中直線拉升,飆漲了一成。

▲馬斯克在Twitter個人介紹上加了 #bitcoin

▲比特幣29日因馬斯克推文爆漲(圖片來源:Yahoo!Finance)

馬斯克投顧近日頻頻開張,在助攻比特幣之前,馬斯克才剛對動作角色扮演遊戲《電馭叛客 2077》(Cyberpunk 2077)表示讚賞,帶動波蘭遊戲開發商 CD Projekt 股價聞訊大漲,成為受惠馬斯克推文的新一檔個股。

而在《電馭叛客 2077》的這則推文之前的一個小時,馬斯克也才剛參與因 Reddit 軍團飆股交易遭到限制,散戶轉戰加密貨幣的一場狗狗幣大戰。當時散戶在 Twitter 上懇求馬斯克幫忙,結果馬斯克真的在 1 月 28 日晚間發文貼出《Vogue》風格的狗狗圖像,立刻讓狗狗幣飆升。

在此之前,馬斯克投顧的傑作還包括了助長 GameStop 的軋空行情以及 Etsy 股價的劇烈波動。其中,馬斯克分別只用了一個字「Gamestonk!!」以及一句話「I kinda love Etsy」,就讓這兩檔股票股價暴衝與大幅震盪,讓人不得不佩服他「喊水會結凍」實力。

從這頻繁的發文來看,馬斯克無疑是個 Twitter 愛好者,除了抒發心情外,Twitter 也幾乎成為他與大眾互動的主要工具。加上光是靠著在 Twitter 的一句話、一行字或甚至一個單字就能對市場有這麼大的影響力,也難怪先前傳出馬斯克解散特斯拉公關團隊後,正準備招募新血管理馬斯克本人的 Twitter 帳號。

(首圖來源:Flickr/Daniel Oberhaus CC BY 2.0